huangyang

给你都给你

我我我!!!

白首如新:

很抱歉大家,这是一个迟来的宣图。

刊名《lo fedeli in amore》 作者:白首如新

字数:14w字  规格:A5  页数:300p上下

工艺:标题烫银

参本人员

封设 @真实心理医师 

特典 @带花少年打马过 

周边 @啤酒面包 

宣图 @颜色 

G文 @子瞻  @惜袭  @四娘娘 

G图 @讀作十二二十  @鸢sir  @绷  @白鱼入粥  @真实心理医师

非常感谢各位老师的辛苦参与 !鞠躬!

购买方式依旧是加群购买,QQ扫码进群或者看不大二维码的小朋友可以私戳我要QQ号我拉你进群。

然后为了弥补宣图比预售时间发的晚这个天大的过错t.t

今天下单的前30名依旧赠送特典。

另外会在这条lof的转发中抽三位幸运儿赠送周边的二版打样。

和最终的周边颜色不同,也就是说,是一个绝版的颜色。

只有这么三对?嘿嘿

抽奖截止时间是7月25号预售结束晚上八点开奖






秃奔菌太郎:

【转载开放】
我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反复举报我这篇的是谁

但你尽管举报
我还会重发

原文我申请解屏,已经成功了,你的举报被证实是恶意和错误的
上一篇截图版正在申诉中

我说的话,句句带着良心、中肯接地气、没有一句唱高调、从自己出发、最想维护的是无辜者的利益
很多人已经都读了、跟我交换了思想、我想表达的东西已经传达出去了
你是堵不住我的嘴的,你就算堵住我的嘴,也管不住大家的想法。祝你早日清醒。

最后再次呼吁大家一起来ju报。右下角省略号点举bao。评论艾特小秘书求删除也行
传送门→http://soduwhoami.lofter.com/post/1f888f45_ee73df7a

肇事lo文也一起→http://recorderinfall.lofter.com/post/1f6f3731_12c02746

稍微谈一谈

说的太好了!!!

yoyou去考个试就回来:

我说难听点,这种敏感题材我圈有过先例所以我们有处理经验。


这次我圈挂点:套pa过度,构成抄袭;抄袭盈利
热门第一挂点:政。治。错。误


我圈措施:打CPtag(事件平息也就是原作者出面解决问题就撤)
热门第一措施:买热度,打CPtag(事情处理完撤tag)


我一直很反感挂人打CPtag的行为老实说,而且热门第一引战意图明显让我很恶心。


加上之前all安rg安事件,打la的tag的骚操作(说实话一直想说关我圈p事)


有心人这个时候看我圈这样心里应该很开心吧(笑


政。治。敏。感问题参见乔叔的长条文章,他好像自己可见了不过我圈大部分人是和他一样的态度。


再说一下预警论,那篇文是厚码预警首先措施是没错的,扯上敏感题材被撕凹凸几个热门都有过先例,照理说她写这个后果心里应该有点数。出事到现在当事人没有出面声明,靠亲友粉丝维护,没有一点担当,可以说有心没胆。


继续预警论,这篇文很多人撕逼点在雷狮是“汉奸”,因此很多人看都没看就开始撕逼。首先这篇文的作者我不认识,出事后去看了一下,这文雷狮是因为有诸多不得已并非个人利益才做“汉奸”的,他是为了活下去。与大部分为了自身利益出卖国家的不一样。当然“不得已”是不是做坏事的理由这个也一直是撕得厉害的观点。


那个人想要表达的是这种人命不值钱,人在“不得已”情况下为了活下去发生的故事。


而这个故事涉及到了敏感的近代历史,这成了她的挂点。我圈挂她套pa过度,paro是什么百度一下就知道,概括的讲是架空设定,架空什么意思我不用解释了吧。


再说预警问题,厚码情况下大可以选择不去看,看了之后因为雷狮的身份感到不适所以要撕这个我觉得看过之后的人是不会这样的。会反复强调雷狮这个身份的人,绝对是没有看过的。


既然没有看过,就不存在“预警了为什么要看?”这一问题,这些人其实压根就没看,就是想撕逼而已。


为什么原博下面对面有些人跳的比我们厉害,因为她们比我们爱雷狮吗?不是的,我认为我圈的人对雷狮的爱不会比她们少的,归根到底就是有人恶意带节奏引战,把我圈当sb觉得我们真的看不出来。


参与这场撕逼对我圈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懂了吗宝贝们,撕逼没前途,撕得越狠有的人越开心。我圈在解决问题,目的是为了圈内和平,有的人发一大堆东西还搞抽奖只是为了恶意引战给我圈招黑罢了。


有时间撕逼不如去安慰一下被打击的太太们吧,一出事我们就少几个太太到最后我们还有粮食吃吗?

突然想写几个小短片

脑洞奇开,emmmmm

想锻炼写文能力吧,接受点文,希望小伙伴评论留言点梗!

仅限于威冲,银高

谢谢🙏

困兽与囚笼(中秋贺礼~)

码个字:咸鱼了这么久,感谢仍然有小伙伴记得我,送给你们的中秋贺礼

 中秋快乐!!一辆简单的自行车(就是这么粗暴~~)

冲田总悟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那个令人压抑的房间了,,房间虽然有些昏暗,但仍然能感受到飞船再平缓的飞行。

窗外银河星系散发出幽幽的光亮,但并不是总悟所熟悉的那抹蓝色

哦呀,醒了吗

擅自走进来的男人看似有些开心,但熟悉他的人便不会这么觉得,如果你能感受到身边淡淡的杀气。

你之前和那个女人聊了什么啊,说给我听听嘛男人将手搭上那单薄的肩膀,慢慢的握紧

唔。。。。

怎么,和女士的小秘密吗?他的语气有些不悦你怕我对她不利吗?哼,她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柔弱哦,她可是个怪物啊

宇宙最恶的怪物有资格说别人是怪物,呵,神威,你脑子终于被米饭塞满了吗!冲田不悦的拍下握在他肩膀上的手

哦呀,这样说我可真伤心调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眼下的多男人,语气已经极度不善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的处境了?要我帮你回想一下吗~

。。。。。总悟的脸色瞬间苍白,本就虚弱的身体看似已经摇摇欲坠你这个混蛋!

哈,你还真不怕死啊!没等总悟反应过来,便一脚踹翻并将其双手反剪在身后,但似乎是用力过猛,骨头发出咔咔的响声,总悟紧咬嘴唇,不想漏出一丝软弱,一条腿卡住他的胯部

你最后的力气还是留在床上叫吧警官大人

说完,便将身下人裤子连同内裤一起退下,双手揉捏着双臀,时不时的拍打几下,留下几个显目的掌印

放松一点,你不想死在床上吧

你给我滚,你个发情的公狗总悟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他已经什么都不想管了,死在床上也好,再也不要看见这个该死的禽兽。

呵,有种

说完,扳开双臀,直插进入

唔!!紧紧的咬住手臂,但是身后火辣的疼痛仍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啊,肯定裂开了,该死的混蛋,又不润滑

总有天真的要被他玩死,可恶

压在身上的神威完全显示了兽欲的恐怖,他也没有管绞的难受,只是一只横冲直撞,像是发泄着什么

这已经不是在做爱了,根本只是单方面发泄着不满,发泄着欲望

总悟看着窗外的一丝丝光亮,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想起了那个女人的话

你想逃吗?

总悟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好痛啊

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一样

想逃,好想逃啊,即使代价是死亡

我也想从这个野兽的笼子里逃出去

谁来

谁来救救我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6)


头很晕,不知道神威的会议何时结束的,但是一想到那些贪婪而充满欲望的眼神,心里感到一阵一阵的恶心,混蛋神威


“醒了吗,看来是没事了呢”


温柔的声音从头顶响起,不是神威


但总悟感觉不到杀气,看来还是安全的


“现在是会议中场阶段”


总悟抬头,是刚刚的女人


“别担心,你现在在休息室里,很安全”女人温柔的说道


“你是春雨的人?”


总悟有些捉摸不透,无论是从外表上还是这个女人所透露的一言一行都是不符合那种血腥杀戮那种肮脏的环境的


“准确的说是人质吧”知道冲田所想,女人自顾自的笑了笑“因为我的哥哥是第三团长哦,那个传说仅次于神威大人战斗力的人,虽然我感觉是差了一大截的说啦,但是哥哥真的很棒”


看着女人露出笑容,总悟也不禁看呆了


“你想要逃走吗?”女人突然转过头,双目捕捉到总悟眼中的一丝疑惑和不信任“放心,如果我和他是一边的,在刚才就说了”


总悟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打断了


“我能帮你,帮你离开”


“为什么?”最终只能透露出这几个字,心中却仍旧有一丝不信任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来试探的呢?”


“凭我也想离开”


女人浅浅的笑了笑


“这样我哥哥就不会被束缚住了,我也可以和我相爱的人在一起”


“看来你是一个自由恋爱维护者呢,大姐,你家里有逼婚吗”


总悟忍不住的吐槽


“没有。。。。大概吧”


“。。。。。”


总悟看着女人悲戚的神情,默默的闭上了嘴


“过两天大概就会到地球了,第七师团大概会去吉原,我会联络我的线人,你那里有人吗?”


女人小心的看着他


“。。。。你,知道白夜叉吗?”


总悟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女人愣了愣,慢慢地点了头,自然


“春雨都要感谢他吧,某种意义上,是他除掉了奈落吧,至少是虚”


“那你。。。帮我告诉他吧”


女人看得出他说这些话的犹豫与。。。。。悲伤


女人看了他几秒,突然面露笑容,热情的说道“好了,这样我们就认识了吧,我叫千狐夜紫,你是总悟吧”


“冲田总悟”


总悟心里感到疑惑,但瞄到不远处的身影,便释然了


“看来第八师团团长真闲啊,有时间和我家宠物聊天吗?”^ ^


轻快的语气,却透出漫天的杀气


悠悠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默默的朝门走去,但经过神威身边,停顿了下来


“我在帮他检查伤口,呵呵,你给他用了那种东西,看来也有你离不开的东西吗,在这个世上”


接着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


“如果不想让他早死,你最好控制你的行为,不要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吧”

接着不再说话,刚要踏出门,身后的声音响起


“啊啊,我的宠物,我怎么对待都好,你不要多管闲事哦~”


千狐夜紫冷笑,不再回头,踏出了这个压抑的房间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5)


你恨我吗?


神威看着眼前熟睡的脸,不知为什么竟然想说出这样一句话,想完自己都笑了,怎会不恨,应是恨之入骨才是


既然这样,那么,再多一点一没关系吧,我一定要看清你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说是熟睡,但是稍微的一点动静便会惊醒总悟


不错,没有放松警惕,神威如是想


冷眼瞪着身在自己旁边的人,笑眯眯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撕破他的脸


“呵!不知神威提督大驾光临,你又想玩什么花样呢?”


冷言冷语,不忘加上讽刺的笑


神威摊开双手,故作轻松


“也没什么,看你待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也无聊了吧,今天想带你去熟悉一下这里,怎么样~”


清澈的两眼紧紧盯着暗红的双眸,不一会儿,便看见总悟不屑的眼神


“不用了,你回吧”


说完又要缩进被窝里,但是神威怎么会让他得逞?


一把拉起总悟,警告的的气息浓烈


“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你的处境啊,我的~宠物”


说完,便不等总悟反驳,用力拉起束缚在冲田总悟脖子上的颈链,同时解开束缚的脚链,猛力的拉扯着总悟走去


会议室,安静下的波涛汹涌


阿伏兔感觉已被万千目光射穿了一般,心里在不停的抱怨团长的迟到


正当众人想要询问阿伏兔,神威为何还未现身的时候,一声冷言便打破了这般静寂


“进去吧!”


一个人类便摔进会议室


咚的一声撞在玻璃桌上,而众人更加大气不敢出,却更忍不住的猜测


清醒的总悟,看着所有盯着他的目光不禁也愣住了,但马上便冷静下来了,皱着眉头,正准备讽刺时,一双手毫不怜香惜玉的像抓宠物一样抓起他的头发


被迫仰着头,接受众人的审视,不禁令总悟感到自尊心的破裂


一句声音冷不防的从头顶传来,令冲田总悟如坠深渊


“听闻第八师团团长,千狐夜紫,有种特殊能力,能不能看下我这只不听话的宠物心里想着什么呢~”


一句不重不轻话,砸落在众人的心上,所有人看着冲田总悟的眼神瞬间便变了,特别是看着总悟脖子上的颈链握在神威手中,更是多了一份鄙夷与猥琐


冲田总悟挣脱开神威的桎梏,手撑着地轻咳


总悟紧张的看向无一丝表情变化的唯一一个女人,正对上千狐夜紫的目光,便如电击一般


你......不想让他知道吗?


总悟当听见心里莫名的声音时,愣了愣,随机果断的点了点头


神威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有一丝不悦,想开口询问时,千狐夜紫便说话了


“提督大人,我无法看出这个人类的想法,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说完便毫不留情的坐下了


神威的脸色一直没有变,但是这却是他生气的前兆,神威紧了紧手中的链子,突然像是发起了狠力,直接将冲田总悟甩到自己的座位旁,然后自己入座,依然不忘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警告


“宠物就该有宠物的样子吧,给我老老实实的蹲在这里,呵,趴着也行”


特地送上一章,本来应该在七夕的时候发的,但是看着却没黄金狗粮,于是放弃了......
Chapter(14)
第二天早晨,当冲田总悟醒来的时候,身边果然没有那一抹橘红的影子,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涌上一股失望的情愫
总悟不禁愣了愣,难道被怪物圈养久了自己的思维也不正常了??
总悟哆嗦了两下,下床洗漱
“团长,不,提督大人,明天的会议会有第八师团的团长来,你一定要认真啊!”
“嗯....就是那个听说可以看透别人的女人,传说的战不不胜?”
“嘛,毕竟这本事的确可以”阿伏兔看着自家团长感兴趣的模样不禁心里一慌,转口又说“也不是嘛,所以第八师团至今为止也只有她一人啊”所以,团长,毕竟只是个女人,别再吓我了....
“啊,这个能力有趣!”
啊,失败了,果然被盯上了,阿伏兔不禁苦不堪言
“那么明天的会议,我把我可爱的宠物带过去吧~”神威微笑着,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句多么危险的发言
“团长,你确定要这么做?!!”阿伏兔严肃而有认真的看着神威
“哦呀~怎么了,你这样我很想认真的和你打一场呢~”神威转过身,盯着阿伏兔
“不,那还是算了吧,只是...”这么做的话恐怕那个小鬼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呢,毕竟地球人很看重所谓的尊严与骄傲,特别是所谓.....武士
而令阿伏兔没有想到的,在未来将总悟的骄傲和尊严粉碎的干干净净的事情更有胜者将要发生
地球吉原
“死了!!”
银时禁皱眉头,突然噤了声,像是为了得到确认一样再次看向月咏
旁边的新八和神乐严肃的思考中
月咏叹了叹气
“的确,在当晚发生异变的时间段,我偷偷查询了,现场只有血迹,但是连一具尸体都没有,而且连着一条街,所有可能能够看见或者能够听见的距离内所有的人基本都死光了”
很不对劲,该怎么说呢,高杉自大战之后就与自己立下约定,不会使用这么残忍的手段,但是这样发生的事情,明显是为了掩盖什么痕迹,而且要这么说的话,总悟君很可能....
“不可能!!”银时像是癫狂了一般站起身来
新八和神乐甚至月咏都被惊吓到了一般
“怎么了.....银酱?”神乐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银时回过神,愣了愣,缓缓的坐下
“啊,没什么”
于是又一次闭口不言
但是,无法否认的是只有自己和总一郎君知道鬼兵队当晚会在那边现身啊,可是具备这样的能力除了高衫,还会有谁啊!!!
。。。。。!!!
银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紧抓着月咏
“春雨呢!!春雨的第七师团呢??”
月咏被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什..么?”
“吉原是第七师团的领地吧,出了这么一件大事却不露面,而且能够做到这样子的除了他也只有第七师团吧!”
月咏看着眼前的男人自己慢慢冷静,挣脱掉银时的手,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啊,银时,根据我的情报,第七师团可是一直呆在总部啊,特别是神威第七师团团长,新晋的提督,根本没有来过这里,跟别说管理了,一直都是我和月轮大人在经营啊”
仿佛最后的希望破灭一般,银时缓缓坐下
的确,神威已经很久都没有现身地球了
“既然这样的不愿相信,那么亲口问一下总归可以吧”神乐慢慢的站起身,拉着银时的衣袖
的确,如果这真的是他做的,那么我.....
“那我们去找高衫君问个清楚吧”银时又恢复到不搭调的语气,懒懒散散
但是眼里的灰暗却是无法轻易的挥去的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3)


冲田总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身体一种说不出的痛苦在侵扰着他,一边是寒冷的发抖,一边却是烈焰的焚烧,冰火两重天,最最重要的是腹痛,疼的难以让人忍受!


“啊....唔.....”痛苦的蜷缩成一团,忍不住的呻吟


可恶,这个混蛋到底给他注射了什么啊!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混蛋!


神威坐在一间独立的监控室中静静的看着总悟的一言一行


知道阿伏兔进来,神威依然没有什么表示,默默地盯着屏幕看


“啧,团长,你什么时候搞的这种东西啊?”


阿伏兔被诡异的气氛搞得有些紧张,没想到这个不开窍的团长竟然会想到往自己房间安监控?!!果然是为了看着这个武士小鬼吧!


“阿伏兔你太啰嗦了哦”神威不再理会阿伏兔的问题,转头又看向屏幕“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不是很珍贵的药材吗?”


阿伏兔愣了愣,接着不自信的开口道


“团长.....你不会是之前知道这个小鬼身体有问题才去抢的这朵花吧?”


“........”


“但是谁告诉你这种东西能够治好疾病的啊!!”


阿伏兔捂着脸,有些像被自己孩子玩闹大了的崩溃


“不是说可以治百病吗?”


“可是不管是你还是地球上的那些人,甚至是我们也已经长生了啊!而且治百病也是记载,现在这朵花超出了记载啊”


“只要能活着不就可以了吗?真麻烦!”


“.........”


阿伏兔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团长,不知道该说什么,之后只有好心的提醒道


“那个人不是说了吗,会有一些疼痛的,还有这不是你的花吗?会对他身体造成什么样的改造你自己不明白吗?”


期待?神威不禁笑了笑,我怎么可能会有愿望?我的愿望就是打败所有的强者,除此之外怎么可能会有其他的希望?


两人都不在说话,突然神威站起身来,慵懒的伸了伸懒腰


“嘛,我还是先去看下他吧”说着顺手关闭了监控录像,又像是不放心一样,转头对阿伏兔‘警告’“不要打开哦~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呢”


阿伏兔有些忍不住的吐槽道“谁会看啊,你以为谁都是你这种吗!!!”




冲田总悟看着关闭的门又一次打开,可惜的是他已无反抗的能力,睁着一只眼睛看着来者,讽刺道“呵,这个时候来是想干什么呢?我可没有力气再陪你玩了”


神威笑着看着总悟,挑衅似的摇了摇头,之后笑着说道


“啊呀呀,真可怜,有这么痛吗?”


看着总悟不说话打算不理睬他,神威有些不悦


于是凑近耳边吐出湿热的气息


“有我进入你那么疼?”


“混蛋!!”听到这句话,不管身体的负荷,猛的蹦起来,一拳打向神威


轻松的握住向自己袭击的拳头,将蜷缩的身体申展开拉向自己


怀抱着挣扎的总悟,神威顺势躺下来,拉开被子,盖住两人


“好了好了,既然难受的话就安静点吧,不然我可是说到做到哦~”


强制的制止住总悟的动作,将两条腿相互的卡住,大腿根部摩擦着


总悟的一不下心的动作触碰到了神威的炙热,吓得呆愣了一下


尴尬的沉默


“欸~小总是想来一发吗?再不睡的话.....”


神威还未说完,边看着总悟立即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不再理他


啊,真狡猾啊,还以为又有借口可以好好的惩罚你了啊,看在你身体的缘故,暂且放你一马吧^^


我期待着,命运的到来


那么,心灵到底渴望的东西,难道不是强者的血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