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yang

银魂!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6)


头很晕,不知道神威的会议何时结束的,但是一想到那些贪婪而充满欲望的眼神,心里感到一阵一阵的恶心,混蛋神威


“醒了吗,看来是没事了呢”


温柔的声音从头顶响起,不是神威


但总悟感觉不到杀气,看来还是安全的


“现在是会议中场阶段”


总悟抬头,是刚刚的女人


“别担心,你现在在休息室里,很安全”女人温柔的说道


“你是春雨的人?”


总悟有些捉摸不透,无论是从外表上还是这个女人所透露的一言一行都是不符合那种血腥杀戮那种肮脏的环境的


“准确的说是人质吧”知道冲田所想,女人自顾自的笑了笑“因为我的哥哥是第三团长哦,那个传说仅次于神威大人战斗力的人,虽然我感觉是差了一大截的说啦,但是哥哥真的很棒”


看着女人露出笑容,总悟也不禁看呆了


“你想要逃走吗?”女人突然转过头,双目捕捉到总悟眼中的一丝疑惑和不信任“放心,如果我和他是一边的,在刚才就说了”


总悟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打断了


“我能帮你,帮你离开”


“为什么?”最终只能透露出这几个字,心中却仍旧有一丝不信任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来试探的呢?”


“凭我也想离开”


女人浅浅的笑了笑


“这样我哥哥就不会被束缚住了,我也可以和我相爱的人在一起”


“看来你是一个自由恋爱维护者呢,大姐,你家里有逼婚吗”


总悟忍不住的吐槽


“没有。。。。大概吧”


“。。。。。”


总悟看着女人悲戚的神情,默默的闭上了嘴


“过两天大概就会到地球了,第七师团大概会去吉原,我会联络我的线人,你那里有人吗?”


女人小心的看着他


“。。。。你,知道白夜叉吗?”


总悟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女人愣了愣,慢慢地点了头,自然


“春雨都要感谢他吧,某种意义上,是他除掉了奈落吧,至少是虚”


“那你。。。帮我告诉他吧”


女人看得出他说这些话的犹豫与。。。。。悲伤


女人看了他几秒,突然面露笑容,热情的说道“好了,这样我们就认识了吧,我叫千狐夜紫,你是总悟吧”


“冲田总悟”


总悟心里感到疑惑,但瞄到不远处的身影,便释然了


“看来第八师团团长真闲啊,有时间和我家宠物聊天吗?”^ ^


轻快的语气,却透出漫天的杀气


悠悠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默默的朝门走去,但经过神威身边,停顿了下来


“我在帮他检查伤口,呵呵,你给他用了那种东西,看来也有你离不开的东西吗,在这个世上”


接着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


“如果不想让他早死,你最好控制你的行为,不要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吧”

接着不再说话,刚要踏出门,身后的声音响起


“啊啊,我的宠物,我怎么对待都好,你不要多管闲事哦~”


千狐夜紫冷笑,不再回头,踏出了这个压抑的房间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5)


你恨我吗?


神威看着眼前熟睡的脸,不知为什么竟然想说出这样一句话,想完自己都笑了,怎会不恨,应是恨之入骨才是


既然这样,那么,再多一点一没关系吧,我一定要看清你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说是熟睡,但是稍微的一点动静便会惊醒总悟


不错,没有放松警惕,神威如是想


冷眼瞪着身在自己旁边的人,笑眯眯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撕破他的脸


“呵!不知神威提督大驾光临,你又想玩什么花样呢?”


冷言冷语,不忘加上讽刺的笑


神威摊开双手,故作轻松


“也没什么,看你待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也无聊了吧,今天想带你去熟悉一下这里,怎么样~”


清澈的两眼紧紧盯着暗红的双眸,不一会儿,便看见总悟不屑的眼神


“不用了,你回吧”


说完又要缩进被窝里,但是神威怎么会让他得逞?


一把拉起总悟,警告的的气息浓烈


“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你的处境啊,我的~宠物”


说完,便不等总悟反驳,用力拉起束缚在冲田总悟脖子上的颈链,同时解开束缚的脚链,猛力的拉扯着总悟走去


会议室,安静下的波涛汹涌


阿伏兔感觉已被万千目光射穿了一般,心里在不停的抱怨团长的迟到


正当众人想要询问阿伏兔,神威为何还未现身的时候,一声冷言便打破了这般静寂


“进去吧!”


一个人类便摔进会议室


咚的一声撞在玻璃桌上,而众人更加大气不敢出,却更忍不住的猜测


清醒的总悟,看着所有盯着他的目光不禁也愣住了,但马上便冷静下来了,皱着眉头,正准备讽刺时,一双手毫不怜香惜玉的像抓宠物一样抓起他的头发


被迫仰着头,接受众人的审视,不禁令总悟感到自尊心的破裂


一句声音冷不防的从头顶传来,令冲田总悟如坠深渊


“听闻第八师团团长,千狐夜紫,有种特殊能力,能不能看下我这只不听话的宠物心里想着什么呢~”


一句不重不轻话,砸落在众人的心上,所有人看着冲田总悟的眼神瞬间便变了,特别是看着总悟脖子上的颈链握在神威手中,更是多了一份鄙夷与猥琐


冲田总悟挣脱开神威的桎梏,手撑着地轻咳


总悟紧张的看向无一丝表情变化的唯一一个女人,正对上千狐夜紫的目光,便如电击一般


你......不想让他知道吗?


总悟当听见心里莫名的声音时,愣了愣,随机果断的点了点头


神威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有一丝不悦,想开口询问时,千狐夜紫便说话了


“提督大人,我无法看出这个人类的想法,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说完便毫不留情的坐下了


神威的脸色一直没有变,但是这却是他生气的前兆,神威紧了紧手中的链子,突然像是发起了狠力,直接将冲田总悟甩到自己的座位旁,然后自己入座,依然不忘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警告


“宠物就该有宠物的样子吧,给我老老实实的蹲在这里,呵,趴着也行”


特地送上一章,本来应该在七夕的时候发的,但是看着却没黄金狗粮,于是放弃了......
Chapter(14)
第二天早晨,当冲田总悟醒来的时候,身边果然没有那一抹橘红的影子,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涌上一股失望的情愫
总悟不禁愣了愣,难道被怪物圈养久了自己的思维也不正常了??
总悟哆嗦了两下,下床洗漱
“团长,不,提督大人,明天的会议会有第八师团的团长来,你一定要认真啊!”
“嗯....就是那个听说可以看透别人的女人,传说的战不不胜?”
“嘛,毕竟这本事的确可以”阿伏兔看着自家团长感兴趣的模样不禁心里一慌,转口又说“也不是嘛,所以第八师团至今为止也只有她一人啊”所以,团长,毕竟只是个女人,别再吓我了....
“啊,这个能力有趣!”
啊,失败了,果然被盯上了,阿伏兔不禁苦不堪言
“那么明天的会议,我把我可爱的宠物带过去吧~”神威微笑着,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句多么危险的发言
“团长,你确定要这么做?!!”阿伏兔严肃而有认真的看着神威
“哦呀~怎么了,你这样我很想认真的和你打一场呢~”神威转过身,盯着阿伏兔
“不,那还是算了吧,只是...”这么做的话恐怕那个小鬼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呢,毕竟地球人很看重所谓的尊严与骄傲,特别是所谓.....武士
而令阿伏兔没有想到的,在未来将总悟的骄傲和尊严粉碎的干干净净的事情更有胜者将要发生
地球吉原
“死了!!”
银时禁皱眉头,突然噤了声,像是为了得到确认一样再次看向月咏
旁边的新八和神乐严肃的思考中
月咏叹了叹气
“的确,在当晚发生异变的时间段,我偷偷查询了,现场只有血迹,但是连一具尸体都没有,而且连着一条街,所有可能能够看见或者能够听见的距离内所有的人基本都死光了”
很不对劲,该怎么说呢,高杉自大战之后就与自己立下约定,不会使用这么残忍的手段,但是这样发生的事情,明显是为了掩盖什么痕迹,而且要这么说的话,总悟君很可能....
“不可能!!”银时像是癫狂了一般站起身来
新八和神乐甚至月咏都被惊吓到了一般
“怎么了.....银酱?”神乐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银时回过神,愣了愣,缓缓的坐下
“啊,没什么”
于是又一次闭口不言
但是,无法否认的是只有自己和总一郎君知道鬼兵队当晚会在那边现身啊,可是具备这样的能力除了高衫,还会有谁啊!!!
。。。。。!!!
银时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紧抓着月咏
“春雨呢!!春雨的第七师团呢??”
月咏被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什..么?”
“吉原是第七师团的领地吧,出了这么一件大事却不露面,而且能够做到这样子的除了他也只有第七师团吧!”
月咏看着眼前的男人自己慢慢冷静,挣脱掉银时的手,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啊,银时,根据我的情报,第七师团可是一直呆在总部啊,特别是神威第七师团团长,新晋的提督,根本没有来过这里,跟别说管理了,一直都是我和月轮大人在经营啊”
仿佛最后的希望破灭一般,银时缓缓坐下
的确,神威已经很久都没有现身地球了
“既然这样的不愿相信,那么亲口问一下总归可以吧”神乐慢慢的站起身,拉着银时的衣袖
的确,如果这真的是他做的,那么我.....
“那我们去找高衫君问个清楚吧”银时又恢复到不搭调的语气,懒懒散散
但是眼里的灰暗却是无法轻易的挥去的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3)


冲田总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身体一种说不出的痛苦在侵扰着他,一边是寒冷的发抖,一边却是烈焰的焚烧,冰火两重天,最最重要的是腹痛,疼的难以让人忍受!


“啊....唔.....”痛苦的蜷缩成一团,忍不住的呻吟


可恶,这个混蛋到底给他注射了什么啊!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混蛋!


神威坐在一间独立的监控室中静静的看着总悟的一言一行


知道阿伏兔进来,神威依然没有什么表示,默默地盯着屏幕看


“啧,团长,你什么时候搞的这种东西啊?”


阿伏兔被诡异的气氛搞得有些紧张,没想到这个不开窍的团长竟然会想到往自己房间安监控?!!果然是为了看着这个武士小鬼吧!


“阿伏兔你太啰嗦了哦”神威不再理会阿伏兔的问题,转头又看向屏幕“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不是很珍贵的药材吗?”


阿伏兔愣了愣,接着不自信的开口道


“团长.....你不会是之前知道这个小鬼身体有问题才去抢的这朵花吧?”


“........”


“但是谁告诉你这种东西能够治好疾病的啊!!”


阿伏兔捂着脸,有些像被自己孩子玩闹大了的崩溃


“不是说可以治百病吗?”


“可是不管是你还是地球上的那些人,甚至是我们也已经长生了啊!而且治百病也是记载,现在这朵花超出了记载啊”


“只要能活着不就可以了吗?真麻烦!”


“.........”


阿伏兔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团长,不知道该说什么,之后只有好心的提醒道


“那个人不是说了吗,会有一些疼痛的,还有这不是你的花吗?会对他身体造成什么样的改造你自己不明白吗?”


期待?神威不禁笑了笑,我怎么可能会有愿望?我的愿望就是打败所有的强者,除此之外怎么可能会有其他的希望?


两人都不在说话,突然神威站起身来,慵懒的伸了伸懒腰


“嘛,我还是先去看下他吧”说着顺手关闭了监控录像,又像是不放心一样,转头对阿伏兔‘警告’“不要打开哦~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呢”


阿伏兔有些忍不住的吐槽道“谁会看啊,你以为谁都是你这种吗!!!”




冲田总悟看着关闭的门又一次打开,可惜的是他已无反抗的能力,睁着一只眼睛看着来者,讽刺道“呵,这个时候来是想干什么呢?我可没有力气再陪你玩了”


神威笑着看着总悟,挑衅似的摇了摇头,之后笑着说道


“啊呀呀,真可怜,有这么痛吗?”


看着总悟不说话打算不理睬他,神威有些不悦


于是凑近耳边吐出湿热的气息


“有我进入你那么疼?”


“混蛋!!”听到这句话,不管身体的负荷,猛的蹦起来,一拳打向神威


轻松的握住向自己袭击的拳头,将蜷缩的身体申展开拉向自己


怀抱着挣扎的总悟,神威顺势躺下来,拉开被子,盖住两人


“好了好了,既然难受的话就安静点吧,不然我可是说到做到哦~”


强制的制止住总悟的动作,将两条腿相互的卡住,大腿根部摩擦着


总悟的一不下心的动作触碰到了神威的炙热,吓得呆愣了一下


尴尬的沉默


“欸~小总是想来一发吗?再不睡的话.....”


神威还未说完,边看着总悟立即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不再理他


啊,真狡猾啊,还以为又有借口可以好好的惩罚你了啊,看在你身体的缘故,暂且放你一马吧^^


我期待着,命运的到来


那么,心灵到底渴望的东西,难道不是强者的血液吗?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2)


“提督大人!”


“花开了吗?”


神威笑着看着忙碌的男人


“的确挺出奇的,您来看看吧!”


神威慢慢跟着前方引路的男人,在中央停了下来


“这朵花的样子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书中也未记载,这朵花竟然有九瓣!完全超出了记载啊!!”


“九瓣?那效果就是没有人知道喽~”神威注视着培养皿中静静绽开的绮丽的花“有趣”


“提督大人你....是要食用吗?”


男人小心翼翼的说到,害怕一有什么副作用,自己的小命便不保


“不,的确是用来服用,但不是我”神威的眼睛看起来半眯半睁,透露出淡淡的杀气


“那.....”


“服用怕是不行,把它压缩一下,改成液体注射吧!”


神威转身,等待着医疗队的成果


(之后请看番外~~)

——————————————————————————


“银酱,我们已经在这里勘察了三天了”神乐嘴里嚼着醋昆布,一边抱怨着


银时皱着眉头不再说话,果然看到的人都死了吗?呵,这么大的一件爆炸事故都没惊醒这里的管理者,该说有怎样的背景啊


等等,背景?一般有这种实力的绝对不是幕府,按照顺序如果鬼兵队出现,并且是他们掳走了总一郎君,那么绝对不会这么干净,一般会留下线索,来挑衅幕府,但是这样的做法,明显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干了什么......或者不想让人知道一些人的身份,从而抹去痕迹


“银时?你今天怎么有空来吉原了?”


银时抬头,眼前是一位风华黛貌的女子——月咏


“嘛,也没什么,就是听说这里发生过一起爆炸案”银时顿了顿“一起连真选组都没有权利查实的案子”


“说起来,的确是有这件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爆炸性的事件,管理吉原的第七师团团长,竟然也不出面”月咏顿了顿,谨慎的开口道“银时,我们先回店里再说吧”


“嗯”


心神领会的点了点头,带着新八和神乐走去


——————————————

“十四,你去和万事屋的老板说了吗?”


近藤有些担心的望向土方


感觉到对方没有反对,便也默认这桩事


“其实,按我们推下去的话,牵扯的人没有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春雨内部的高层....”


“恐怕,这个小鬼又被牵扯到什么奇怪的事件去了吧!”


打断近藤的话,土方呼出一口气,捏灭了烟头,站起身


“果然,还是放不下心啊,这种小鬼,啊啊,三叶真是给了一个艰难的任务啊!”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1)


“神威!!”极度愤怒的第九师团团长拍案而起


整个会议室一片寂静,浓厚的呼吸声,因为两人都无法得罪,所以所有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啊嘞~”神威慢慢的站起身,不悦的看着面前满脸怒气的大叔“你是要挑战我吗”


一语像是戳中了心脏一样,男人感到了绝对的恐惧


“没....没,只是....只是,您这样做我不好向长老院交代”此时只有托出长老院好让自己全身而退,这样在神威这里可以不用得罪的太过,有麻烦就找长老院,就算神威拒绝,责任也不在于他


“长老院?哈哈,我当是哪些人呢,不就是几个月前被虚破坏的一堆垃圾吗”


在座的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的确,在几个月前,长老院已经被虚破坏的零碎不堪,如今实际的掌权者,全然是战斗团的团长,也就是名义上的提督,神威


“怎么,那点东西,你不能送给我吗?”神威突然收起了满身的杀气,像是孩子一样笑着问道


“不不....我怎么敢,当然可以送给您了.....”


心里承受着重大冤屈的男人,此时也只能默默的咽下这具不得不吃的苦果


“那么,没什么事就散了吧”


说完,神威便踏着步子离开了会议室,留下来一群一脸楞逼的团长们


所以,这个会议,我们的参与,意义何在??




“团长,你没和那些家伙起争执吧”


阿伏兔看着从会议室走出的神威,心想要是团长没惹事那就怪了,那些家伙也算可怜白干一场吧


“没呢,要是真的这样,那才好呢,我就不会这么无聊了~”


神威说着还略带一点失望


“啊啊,要是你不无聊了,我们就要遭殃了”


“嘛~算了,我还有能让我不无聊的玩具呢”神威突然转过身“晋助来了吗?”


“是的,在等你”阿伏兔百无聊赖,心里有点摸不清,玩具到底指什么啊,小鬼还是银发武士的情人啊!


“那我先过去找他吧~”




冲田总悟看着这监牢般的房间,紧握拳头


自从神威来过这里一次之后,不管是侍女还是那些医护人员,对他的态度完全是变了一个样,而且也没有亏待过他,可以说完全把他当作尊贵的客人一样对待,当然除了脚上的镣铐


然而先不说这间房间密不透风,况且这还是在宇宙中,还有他的自由有限,就算是插翅也难逃


冲田总悟不禁疑惑了,先前以为把他抓来是为了干架,然后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想范围,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神威是想把他当男宠养着吗


想着想着,总悟不禁越发愤怒,可恶,这个该死的异种,把他当成什么了!


他望了望房门,先前神威按密码的时候,自己装作晕倒,所以完全可以看到密码是什么,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形,是逃不出的,门口肯定还有守着的人,必须要先等待时机


可恶,一定要逃出去!




“大人,测试没有错,花开了!”


医疗队总部负责人看着手中的报告,心里有些激动


“啊,果然,快!去通报提督大人,还需要血量!这多花看起来不仅仅只有三瓣!”


“是!”



在珍贵的培养皿中,那朵绮丽的慢慢绽放出应有色彩


隐藏的内心期盼,到底是什么?


花默默的绽开,像是隐藏着心中小小的秘密,从花蕊中新生出一片嫩紫的花瓣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10)


“银酱,我们要去哪里找小混混啊!”


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的三人组,神乐终于不耐烦的问道


“啊,去吉原看看吧”


银时无精打采的接回话


啊,早知道看下天气预报再出门就好了,这么大的太阳,绝对是要宅在家好吗!这么大热天在外奔波,银桑我真辛苦!


“吉原?那不是神乐哥哥的地盘吗?”


新八几吐露完之后,便对上了两张表情扭曲的脸


“啊.....是啊,竟然是这个难搞的家伙的地盘.....”


银时和神乐相对而视


虽然的确在战争中解决完了神威和星海坊主一家子的破事,但绝对不能说这家伙改头换面了,本性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唉,走吧,至少找点有用的情报看看”


银时无奈的捂着脸,真的不想去,脑海里浮现出了某个男人婆的脸





“欸~我还奇怪为什么这么安静,原来是病了吗?”


神威走进房间的时候,总悟已经难受的整个人躺在了地板上


“嘁.....呜....”


总悟看了眼神威,便不再说话


混蛋,你当地球人都和你们夜兔一样啊!这么经得起折腾!


从一周前到现在,没进一口饭菜的这具身体,已经到他的临界了


他还记得之前,端来的饭菜,因为被神威给强上的火没地方发,于是整盘的都泼到神威的脸上,以至于这一周都没有食物,只有牛奶!


混蛋,你真当我是宠物吗!


神威看着蜷缩的总悟,心里感到有些烦躁


明明临走前说的,当这个家伙主动要吃的就给他,心想着,饿了总会要吃的吧


没想到这么倔,打算饿死也不想向他求饶吗?而且,出任务的这周完全忘了这件事,没想到,真的饿了一周啊


眼神阴暗,脸色有些恐怖的走到总悟面前,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与自己对视


“啊,现在才知道痛吗?为什么不吃东西呢?”


没有力气说得上一句话,总悟在心里已经痛骂神威无数次了


混蛋,你有拿东西给我吃吗!把我晾在这一周的人不就是你这只该死的兔子吗!


看着不会回话的总悟,神威心中更加怒火中烧


狠狠的吻上了柔软的嘴唇,总悟也同时狠狠的咬上了入侵的舌,暴风雨似的亲吻如同无声的战争


“哈,看来你还是挺有精神的啊!”


杀气腾腾


“呵......”


总悟冷笑一声,终于撑不住的倒下了


将总悟仍在柔软的大床上,安置好后走出房间


“阿伏兔”


“在呢在呢!”


“将负责我房间的人换掉!”


神威眼神闪烁,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还有准备好一下地球的饭菜,准备他喜欢吃的......还有米饭”


“那换掉的那批人呢?”


阿伏兔面无表情的应答道


“没用了”


转过头,仍是一张天真的笑容


“好吧,我去处理一下,你去开下会,最好向第九师团说明一下情况吧!”阿伏兔临走之际,不得不又担心的提醒一句“别给我偷懒啊!一定要想个正常的理由啊!”


“嗨嗨!知道了,你又变罗嗦了~”神威敷衍的打着哈哈


有你这样的团长,任谁都会变成老妈子吧!


唉,为啥我的命这么苦呢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9)

“所以说,团长,你真的把第九师团的战利品给抢过来了?”阿伏兔一边问道一边又要跟上神威的步伐

“要叫提督哦~”脸上没有一丝担忧的神情“难道并不是可以孝敬提督吗?”

“看那个样子显然不会吧!给我搞清楚情况啊,混蛋小子!”阿伏兔显得有些不耐烦“你拿的那个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东西啊,听那些手下说这可是四大秘境之一的宝物啊!”

“啊是吗,那更要拿了~”仍然是毫不在意的语气

“得罪了太多人也不太好吧!”阿伏兔仍然坚持的劝说着

“阿伏兔,你今天感觉很罗嗦耶,你忘了我说过的话吗,要成为海贼王,这种事是必须的吧~”

“不,这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吧!”突然阿伏兔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很难看的试探了

一下

“你知道了.....这个的作用吗?”

神威没有答话

啊,果然这小子早就瞄上了这个东西吧,孝敬提督什么的完全是借口吧!

“医疗实验室的方向是这边,没有错吧”

在阿伏兔走神之际,神威走向另一扇大门口

“啊?。。。。啊,是的,是这边”还未反应过来的阿伏兔便被神威拖着进入了

“提督大人!”

室内的医疗成员看见神威恭敬的问好,然而神威只是一个个瞟过,最终走向总负责人

“我要的东西呢?”

“是的,提督大人,你拿给我们的东西我已经分析出来了,这个东西是地球上上古的古药材-阴莲”男人小心翼翼的端出精致的土盆

“啊,果然”阿伏兔像是认命一般,坐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这是干什么?”神威看着那未绽放的花

“它是极阴之物,并且它还是花苞,还未认主”男人耐心的解释道

“认主?”

“是的,需人主之血,还人主之愿,传说花开的瓣数越多,是越稀有的”

“作用呢?”神威像是有了极大的兴趣,坐下来,竟然耐心的在听,阿伏兔也不免吃惊,平常无论是高杉晋助来商谈计划还是开会,这小子绝对没这么认真!

“作用?在地球的古书上只记载了三瓣阴莲和四瓣阴莲的作用,一个是顺阴宫治百病,一个是调心血健体魄,并且瓣数越大,如果服用,对人体的伤害也是越大的”

“伤害?”

“也就是疼痛吧,毕竟是药三分毒,虽然没记载,但是,我认为是一定会有副作用的”

“嗯,那就这样养着吧!开花了记得通知我”神威说完站起身看似要离去

“提督大人!”男人匆忙叫住神威“这个.....”

“嗯?”

“神威大人是想服用这朵花吧,每个人心中的渴望是不同的,如果提督大人你想要实现的话,就必须用你的血来养育”

“哦,有趣”神威说完便撩起衣袖“那么,来吧!”

虽然,并不是我想要服用

在插针的同时,男人担心的说了一句

“可是,据书上记载,在地球上自古以来,都是女子服用,恐怕是有.....”

“没关系”在男人还未说完神威便毫不在乎的打断道“只是个实验罢了”

“可是.....”

男人在注意到神威的眼神之后便不敢再说话,像要撕裂一切的恐怖

神威看着自己的血滴入泥土中,流入花中,不知为何,神威感觉本来奄奄一息的花瓣似乎充满了生命力,即使表面上什么也没发生,但是神威却有这样的感觉

“那么,请你每天来这里输一次血吧”男人在神威临走的时候提醒道

“啊,要一周才会开花吧,真慢呢~”神威在走廊上没精神的抱怨道

“你早就知道了吧!”阿伏兔在神威身后抱怨道

“欸~亏我还认为演到位了呢~”神威眨着眼睛说到

“你还真把那小鬼当实验品了啊,要是被你玩死了怎么办!到时候连收场都不好收啊!”

“阿伏兔~”

就在阿伏兔以为神威回心转意,考虑了后果之后,神威的接下来一句话便把阿伏兔气的够呛

“你说我的愿望施加在他身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作用呢?”

完全没有听见阿伏兔的抱怨,也没有像阿伏兔想的那样在考虑实施后果,而是在想着那张桀骜不驯的脸

“我怎么知道!”阿伏兔像是绝望了,叹了口气便不再打算继续劝导了

“嘛~也是”神威走向另一方向,他的私人房间

“去看看他吧,已经一周了呢,不知道我的小猫咪过的怎么样呢~”

啊,有你在,过的也就这样吧

阿伏兔停顿了步伐,等待着神威进入那扇门

你果然,终将会陷阱去吧

即使感情的泥沼没有淹没全身,但是已慢慢蔓延到你的脚边

而你,却无法意识到

危险,弱点

已经产生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8)


“阿勒,看来你今天很听话嘛,竟然没给我打闹一下”神威笑着盯着床下因锁链而无法自由的总悟


“唉,亏我今天开会的时候想了这么多惩罚你的办法呢”说完,眼尖的看到了镣铐处磨破皮的皮肤,冷笑了声


“看来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啊”


冲田总悟一股股火气憋在心里,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便被神威单手掐住脖颈,手腕被另一只手卡住


“你干什么!”


一时间房间里弥漫着浓烈的硝烟味


神威死死的盯着总悟的眼睛,突然嗤笑一声


“没什么,只是奉告你一句,别想要逃跑,想法也最好不要有”说完松开通红的手腕,握住被锁住的脚踝,紧握住伤处,像是逼问一样“知道吗?”


“嘁!”总悟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令人不适的禁锢“你以为谁会受你的摆布啊!混蛋,你还是去死比较好!”


说完,总悟就意识到糟糕了,有些小后悔,刚刚怒火上膛,完全没顾后果的说了一大堆,要是这个混蛋又受了刺激,再来那么一次,绝对会死在他的手里的,可恶,他可不想以后历史上写他这个幕府的走狗得到永生的能力却死在一个男人的身下!!


感受到了总悟的挣扎越来越小,神威不悦的眯起了眼睛


舔舐着身下人柔嫩的耳垂,不出所料的颤抖了起来


啊,看来第一次对他的影响很大呢


“欸~为什么会抖的这么厉害呢?”亲了亲总悟的眼睛“你是害怕了吗?”


明显的挑衅和侮辱


总悟终于爆发,完全不在计较后果,没有刀具在身边,依然对着神威拳打脚踢,然而对于神威这些攻击完全像是棉花一样,有声却无力


“别动!”神威重新扣住总悟“都叫你别动了!”


说着,手握上总悟的脚踝,打开了镣铐


“啧!麻烦死了”


打开上回留下的医疗箱,拿出纱布和创伤膏,可能因为是第一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还要控制住总悟的行动只有一只手,所以有点笨手笨脚


两只脚踝都缠上了厚厚的纱布后,又重新锁好


重新回头,对上了总悟那双愤怒而又疑惑的眼睛


轻笑一声,凑近总悟的耳旁


“真想狠狠的上你啊,想听你疼痛却又极力想忍住的呻吟声,想看你充满欲望的脸,想听你在我身下哭泣的声音,当然模样更想看了.....”


“够了!!”胸中怒火中烧,但又不得不担心,神威说着说着忍不住来真的


神威盯着总悟的脸看了一会儿,又笑着起身,走向门口


“你的脸很好看”转头又说道“这周我不会回来,但是如果你逃跑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啊,你的脸更好看!”可恶,你这个变态!


“啊,是吗,小总的夸奖我很高兴呢!”说完顺手关上了门


“不准这么叫我,变态!”


可恶,一定要想办法联系上旦那或者真选组


不然,真的可能就要一辈子都逃脱不了这座牢笼了!




“他失踪了!”土方打开登势店里的们时,正看到银时喝着酒,林酊大醉


“我知道了,一个个都来说一遍,你们烦不烦啊!”银时说完又倒上了一杯酒


“混蛋!”土方抓起银时的衣领“就是因为你,你知道吗!”


银时不再说话


“嘁”看着不再说话的银时,土方放缓了语气“你到底要他干了什么事啊!”


“不会的,他不会失踪的!”怎么可能是他干的!一定不是他干的吧,为什么!明明说好的,明明约定过的,他不会再做这样的事!!“绝对不是因为我要他干的那件事!”


发疯似的推开土方,土方正想冲上去揍对方一拳,以便让他清醒的时候,突然间愣住了


那是孤兽的眼神,如此孤独,如此失望.....绝望?


“嘁”土方扔掉手中的烟,顺便踩了两脚,保证烟灭了,无奈的坐在沙发上


室内充满着无声的悲鸣,无论是银时还是土方


突然土方打破了沉默


“你知道的吧,他一直爱慕着你,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理解他这样的感情,但是”土方看向银时“我感觉,你知道的,你感受到了的!”


沉默之后又是诡异的氛围


像是逃避似的,银时摇着头,又像是酒精的作用


“不,不.....不,我不知道!”


土方猛地从沙发上蹦起“可恶!你这个.....”


又像是理解了什么,突然不再说话,静默了几秒后转身离开了


啊,我有什么资格责怪你呢,因为我全看在眼里,却默不作声,相比你这个当局者,其实,我才是最可恶的,我才是真正害了他的



“银酱,没事吧”神乐担心的问了问


“没事的,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找找,一定能够找到的!”新八几同样担心的劝说道


抹了抹脸,让自己清醒一下,银时像是下定决心


“啊,我们去把总一郎君找回来吧”


因为我一定要知道他的答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