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钱买娃

我喜欢墨香铜臭!

(威冲银高)无法丢弃,无法逃离 银高在后面才有哟

Chpter(3)

“婆婆,现在就走吗?”总悟躺在摇椅上,看向正在收拾东西的婆婆

“啊,是呀,反正孩子也接回来了,我现在去城里把这些东西换掉,这样这个夏天家里又可以添置其他东西了”婆婆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笑着看向总悟

感到一阵无聊,总悟坐起身

“我去吧,刚好想看看外面呢”总悟向婆婆走去,接过手中的重物

“欸,可以吗,但是你知道路吗?”

“那个啊,那就让小鬼和我一起去吧!”说完,向月招了招手

月乖巧的跑了过来

“和我去趟城里吧!”说着将手伸到孩子面前,月的眼睛明显愣了愣“嘛,真是对不起呢,把你当小孩子了”便作势要把手收回去

“没....没有!”月急忙抓住冲田的手

冲田总悟看着月,什么也没说,总感觉这个小鬼今天似乎很开心

婆婆看着两人离去,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这样真的好吗....”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的握着对方的手,冲田的手并没有像女人一样完全细嫩,而是带有因常年握刀,经历战场而产生的茧子,但是正是这样所以才是母亲,才是真正的冲田总悟

走到道路的尽头,是一条分岔的路口

“走哪边呢?”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月

“走左边吧!”月紧张的开口道,但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冷静了下来

“左边?左边去哪?”没有察觉到月的紧张,冲田疑惑地开口道

“名古屋,去那里吧,那里更方便一些!"

“哦,那走吧!”冲田将包裹扔给月,将手上的红绳取出,扎起长长的头发

“嘛,这样就不会碍事了”

月急忙接住包裹,突然看见冲田头上的红绳,紧张的问道“mama,这个是谁给你的”

“啊,什么??”

“就是你头上的红绳!”月克制不住的惶恐起来

“哦,这个吗,婆婆说这个是你把我带过来的时候就在衣袋子里的,说可能是重要的人给的吧,叫我不要弄丢了,就当头绳用了”

重要,怎么可能是重要啊!如果恢复了记忆,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丢掉吧,说不定还会踩几脚切碎了才解恨吧

“mama,以后别...”

话未说完,就被一声陌生的声音打断了

“喂!!那边的小孩,还有.....女人?”

冲田总悟回头,一个大概16岁样子的孩子正向他们跑来

“你们好!”来者看向冲田,愣了愣,“啊啊,对不起,还以为你是女人呢!”

“那种话没必要说出来吧”冲田面无表情说到

“啊啊,对不起,话说你是武士吗?”语气中带着异常的兴奋

“武士?”为什么听到这个词,我的心跳会加快呢

“你不是有戴佩刀吗?”说完指了指冲田腰上的武士刀

“这个嘛?”手握上这把刀,莫名的感觉一阵安心,说起来这还是小鬼给我的吧

“这是他给我的,叫什么菊一文字吧”

“欸,这样也可以吗?幕府不是颁布了废刀令吗,除了警察或者幕府高层都不能有佩刀的,除非你是攘夷....”身后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打断了他的发言,少年看向周围,发现孩子的眼中满是杀气,下意识的握紧手心,心里一阵颤栗

“怎么了吗?”发现少年的不对劲,冲田下意识地开口道

“不...不,没什么”少年重新看向冲田“你们是要去哪里呢”

“名古屋”

“啊,名古屋吗....算了我也去那里吧”说完张开手心,手里全是冷汗,啊,现在的小孩可真可怕呀

“随你”冲田总悟说完便转身继续向前

“谢谢,我叫七风回彦,可以叫我回彦,你们呢?”回彦重新拾起自己的包裹,快步跟上

一阵寂静,无人理睬,回彦又感到尴尬,刚想开口,便被月抢先了

“我是冲田月,他是我的母...父亲,冲田总悟”

“啊,原来是家人呐,怪不得长得这么相像呢,真好呢,我连父母的样子都不知道呢”说完便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听到这番话,似乎触动了月,又像是因为夸他和总悟相像,总之,月放下了对他的警惕

似乎要淹没三人

名古屋,是幕府统治地区三大都市之一与江户相邻

各路各色的人流,各种各样的人,来来往往,似乎要淹没三人

“啊啊,果然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啊!”七风回彦不禁感慨

“啊,对了,mama将婆婆的包裹给我吧,我去就可以了,你到屯所附近等我吧,哪里应该安全一点!”说完月便将总悟肩上的包裹扯了过来

“你一个人可以吗?”

“可以的,我以前经常做的,我先走了!”说完不等冲田开口,便冲进人流中

“啊,这小鬼可真懂事啊”七风回彦羡慕到

“啊,是吗”冲田无所谓的感觉“你呢,你不走吗?”

“我吗,本来是要去江户买灯盏的用品,看来是没有喜欢的呢,反正要回新月村吧,就一起吧”

“哦,是吗,那我先走了”冲田总悟转身朝屯所的方向走去

“唉,等等我呀”七风回彦无奈的跟了上去


“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一声凄惨的哭声吸引了冲田的注意

冲田总悟停住脚步,看向声音的源头

七风回彦往总悟的方向看了过去“啊,那个呀,在这种地方会经常发生的事,毕竟那里不是幕府管辖的区域”七风回彦愤慨道“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作风还真是糟糕呢,春雨!”

听着这番话,冲田莫名的一阵心悸“春雨?”为什么听到这个会有一些....恐惧!?

“你不知道吗,宇宙中最大最恶的海盗团!”

“哦是吗”

“我们快走吧,还是不要招惹他们比较好!”

像是没有听到七风回彦的话一样,总悟径直地走向那对跪在地上的母女

“起来吧,别哭了,这样是没用的吧”

闻言,地上的母女惊讶的看着这个大胆的年轻人,周围不敢靠近的人群也倒吸了一口气

这可是春雨呀

转头看向对面的人.....不,青蛙

“喂,够了吧,欺负可爱的女孩,你乡下的妈妈可是会哭的哟”

“你是什么人!竟敢这样和我们团长说话!”

“团长?”总悟挑了挑眉“春雨的团长都长这样吗?那还真是失败呀”

“可恶!小子,这位可是春雨第十师团团长!”

“不就一只青蛙吗?”

“别胡说,我们团长可是地蛙星的豪杰!”

“那还不是青蛙”总悟面无表情的吐槽道

“你.....”话未说完,便被已经脸色阴沉的地蛙伸手制止了

“闭嘴!”巨大的地蛙开口道“小鬼,你知道得罪春雨的下场吗?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地球人”

“啊,真是对不起呢,像我这种乡下人什么都不懂还来闹事呢”一副无所谓的语气

“知道还敢来闹事!你小子是想死吗?”旁边地蛙的手下大叫

“但是呢,果然我还是喜欢见血的游戏呢!”总悟手抚上腰旁的佩刀

“哦,是这样的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巨大的地蛙挥了挥手,一瞬间,周围的地蛙呈包围的趋势涌上

“呵,区区青蛙”总悟露出一副抖S的笑容,砍向面前的地蛙,低头,躲避身后的袭击,抓住袭击他的一只手,将整个地蛙扔向前面,起跳,一个漂亮的翻身,犹如嗜血的恶魔,总悟站在中心

“喂喂,就这么几下子吗?这可是塞牙缝都不够吧”说完斜眼看向巨蛙,转过身,脸上是妖媚的笑容“怎么样,还有吗?”

看着这样的冲田总悟,巨蛙不怒反而大笑“哈,哈哈,小鬼,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什么身.....呜!”怎么回事,为什么头很痛,不好,意识要模糊了

“小鬼,你知道地蛙血的特殊功能吗?”巨大的地蛙脸上是扭曲的笑容“对于我们是血,但对于你们地球人来说,这可是十倍的迷药呀,哈哈!”眯了眯眼,接着说道“嘛,本来想把你卖到吉原去,但是,我改变主意了,这样上等的货色,自己不用还是太可惜了!毕竟长了这么一张脸”

可恶,冲田总悟将刀插入地中,支撑着身体

“可恶”没想到这些青蛙还有这种功能,想不到英雄救美没救成,反倒是要把自己赔进去了,再不行也只上是个人类吧!靠,还是只青蛙!

抱着最后残留的意识,冲田总悟倒下了

“去把他带过来”“是,团长!”

“总悟!”七风回彦大叫,巨蛙撇过一眼,回彦的身体在颤抖着,毕竟是实打实的小鬼,也是有恐惧的,迈不开脚步,无法将冲田带走

人们害怕的散开了,巨蛙的手下逐渐接近冲田总悟


“我看谁敢动!”一声清冷的声音打破混乱的场面。一袭青衣,在伫立的高塔上望着他们

“团长!他是....啊!”突然出现众多的黑衣人包围了巨蛙们

“团长现在怎么办!”


“第三师团团长,千狐夜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