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钱买娃

我喜欢墨香铜臭!

(威冲)无法丢弃,无法逃离

Chapter(5)

"嘭!"原本完好无损的门,倒塌了,门口站着一个六岁的小孩,冲田月

“唉,夜兔都不知道一个叫做礼貌的东西吗?”千狐夜殊叹了口气

回答他的确实一句不冷不热的话语“人呢?”

“放心吧,没什么事”说着指了指身后的那一扇门“这可是十倍的迷药哦,还在睡呢”

闻言,月愣了愣,像是看出了月心中所想的,千狐夜殊说到“没想到我会这么好心吧,也是,要谢就谢你父亲糟糕的名声吧,在我的区域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千狐一族恐怕会灭族吧!”

冲田月没有理会千狐夜殊,径直走向房间,将冲田总悟扛了起来

“喂喂,我好歹也是救了你母亲吧,就这样随随便便走掉真的好吗?不喝杯茶吗?”说完又看向月背上的冲田总悟“话说,杀了那么多第十师团的人,还能完好无损的活了下来,被你带走,不愧是夜兔啊”

听到这些话,月停下脚步,静默了许久,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得了吧,如果我没有来,你会把他交给谁,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再说,你们第三师团明明不管和他的第七师团还是第十三师团都没有交情,而你却连这些琐事都清楚,难道不用说,你上心过头了吗,混蛋!”

“喂喂,别把我说得像你们夜兔一样好吗,我可是很有爱心的!”

“呵,笑话!”月愤怒的转过头“还有,我不是夜兔,我是人类,我的母亲和夜兔一点关系也没有!”

“人类的话,是另一个吧”话刚落下,千狐夜殊便感到了骇人的杀气

“夜兔是没有感情的......他们是只懂掠夺的怪物”月面无表情,只是眼中多了一丝愤怒

“啊啊,看来你们父子还真的决裂了啊”千狐夜殊挠了挠头“嘛,抱歉了啦”

“不需要你们这些人的道歉,没事了吧,那我就先走了,你慢慢喝茶吧!”

“等等!”千狐夜殊突然转变了嬉闹的语气,严肃的开口道“说实话,我的确不关心,每个团长都有各色各样的喜好吧,就算你母亲被当成宠物也好玩具也好,我作为第三师团团长是绝对插不上手的吧,你在怪我曾经没有帮你的母亲吗?我.....”话未说完,便被少年激动的打断

“够了!春雨只是会为了利益,这个我早就明白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被那个人这样侮辱,你们却可以冷眼旁观!明明,母亲他还救过你的族人吧!”少年转过头,眼里是泪水和愤怒“现在,要我因为你这种事而感谢你,你觉得我会吗?”调整了呼吸,重新回到冷静的面容

千狐夜殊看着月的神色,淡定的喝着茶“即使这样,我也不能插手不是吗,退一万步来说,这是神威的私事吧,作为儿子的你们都没有办法,何况是我这个局外人呢,我可不想被杀”

"。。。。。。。"一阵寂静

千狐夜殊看着月一动不动,开口道“事实上,你很像你的父亲,至少外表上和解决事情的方法上”

“真的吗,那真是太糟糕了”月苦涩的笑着

“嘛,别伤心了,至少遗传到了夜兔中最顶尖的血统来说,应该值得庆祝吧”千狐夜殊无聊的看着自己的手心,突然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一样,“啊,说起来,感到吃惊的是我吧,不愧是吃了阴莲而诞生的孩子,你毁了两个星球,成为了第十三师团的团长,就是为了得到地球上的一个小村庄来保护他,该说你是聪明呢,还是冲动呢”

“他不会注意到的,不管是继承了夜兔之血的我,还是继承了人类之血的他,那个人从来没有关注过我们,倒不如说从我出生之时,就是他实验的开始,只是为了检验阴莲的效果罢了”

“是吗?。。。。你真的觉得是这样吗?”说着放下茶杯,看向眼前的孩子“呐,要不要再试一次呢,看看是你的感觉对还是我的对?”眼睛瞟向月

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背着冲田总悟离开了



千狐夜殊站在塔顶,看着急忙赶来的七风回彦接过月身上的冲田总悟,三人一起向远方离去


“BOSS,现在这个情况是几个意思啊?”身后的女人显现出来,语气中满是无奈

“夜凝”千狐夜殊突然开口道“你知道为什么夜兔一族被称为宇宙第一种族?而我们却位于之后”

“那是战斗力的问题吧,这不是全宇宙都知道的事吗?”女人无语的看着他“啊,你果然是喝多了水吧,脑袋里全是废水了”

“额....”闻言,千狐夜殊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是这样,其实也不是这样,真要认真的话,我们也不是打不赢的,只是我们有弱点,为夜兔却没有”

“他们也不是刀枪不入的吧”

“不是肉体,是心灵”

“心灵?”夜凝疑惑的发问

“虽然我们不关注别人,但我们对家庭这个执念却异常之深呢,而夜兔.....”千狐夜殊喝了口茶,慢慢说道“他们不被任何东西束缚,没有任何东西会影响他们,除了一个人例外”

“星海坊主”夜凝突然说道

“对,他想改变夜兔,为了守护家庭”千狐夜殊突然笑道“可是你看,他妻子死去,女儿离开,还被儿子卸掉了一只胳膊”

“确实挺可怜的”闻言夜凝点了点头

“不,那是他咎由自取,因为他不想放弃任何一个,但他不知道的是这样意味着他同时放弃了所有,最后得知真相的人,那看看现在的神威不就知道了吗”

“.......”没有人说话,夜晚的风刮过街巷,营造了一种阴森的感觉

“所以,BOSS现在我们怎么做?看你说了这么多废话,一点都没想好这个篓子该怎么办吧!难不成我们真的不去回应第七师团?”

“唉,确实是个很难的选择题呢,不过好像我已经得罪了第十三师团团长吧”说着放下了茶杯笑了笑

“你也知道,所以.....”话未说完,便被千狐夜殊打断

“所以,不能既得罪小的又得罪大的吧”千狐夜殊转头,看向夜凝“你还知道怎么联系提督大人吗?”

“BOSS,我们明明和第七师团团长一点交道都没有打过,万一哪里不小心得罪了他,我们可是有被灭族的危险啊,那群怪物,还有,BOSS,你这算帮忙吧,为什么要帮他啊?”夜凝哭丧着一张脸说到

“嘛,别在意这些细节,说不定帮他们的团长找到失去的东西,他们还会感谢我们呢,乖~~去吧”千狐夜殊打着哈哈,一边催促着夜凝

“唉,随便你吧”说着夜凝便消失在黑夜中

“为什么呢,果然要证明夜兔也是有感情的赌约真是麻烦死了,你说,是吧.....”像是对着自己,又像是对着情人,意识到没有人回应,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紧握着手中那一条红绳,成败就此一举了!




各人带着各自的想法走上不同的道路,离各自的相见又有多远呢?黑夜还很漫长.......


评论(1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