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钱买娃

我喜欢墨香铜臭!

(威冲)无法丢弃,无法逃离

Chapter(7)


神威站在吉原的高楼之上,俯瞰着这座夜色之城


看着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笑出声来


“啊,团长,原来你在这里啊,亏我找了这么久!”阿伏兔落在神威身后,挠了挠头“就算现在有开心的事也别管了,有你的紧急消息哦~”


“嘛,说了多少遍了,我现在可是总督大人吧”神威笑着转身跳到阿伏兔面前“说吧什么事”^^


“是第三师团的来信哦”阿伏兔慢慢悠悠的拿出通讯器


“第三师团?什么第三师团?”^^


“啊啊,就知道会这样”阿伏兔痛苦状的抚了抚头“就是那个女人的哥哥啊”


“哦~”似乎是触动到了神威的神经一样,猛地睁开了双眼“什么消息?”


“啊,没说的太清楚,不过后来对方又发送了一条信息”阿伏兔摆弄着通讯器,看了看神威“不过,有说的很清楚哦,是关于团长,不,总督你的,好像是说你如果不去的话恐怕会错过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哦”阿伏兔按了按按钮,关闭了通讯器,看向神威“那么,去吗?总督大人”


“啊,看来不去是不行了,如果让我失望的话......哼,他就一辈子也别想见到那个女人了!”神威说完便转身“他们的据点在哪?”


看着亢奋的神威,阿伏兔也变得严肃起来“在名古屋,雁塔”


“名古屋?晋助是不是要来那了?”


“鬼兵队吗?好像是说要去取重要的作战武器吧”


“是吗,那就出发吧!顺便看看晋助看到白夜叉时的脸色吧,那一定会相当精彩的吧”


“啊,也许吧”


说完,两人便向着名古屋的方向奔去



冲田总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废弃的高楼的楼道中,全身被锁链捆住了


“啊,你醒啦~”


听到声音,冲田总悟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


“七风...回彦?”沙哑的嗓音艰难的蹦出几个字


“嗯?那个啊,其实我是骗你的,我的真实名字可不叫那个啊”坐在高出的‘七风回彦’笑了笑“我是奈落分队头领之一,我的名字是——魇”


冲田总悟看着他炫紫色的眼睛,啊,现在才仔细的端详他的脸,发现果然有些异于常人,最明显的特征,便是那一双眼睛,太过邪魅


“奈落?”冲田总悟看着魇并没有理睬他,接着说道“奈落要我做什么?”


“啊,你果然很聪明呢,不愧是真选组一番队队长啊,冲田总悟”魇靠在墙上“不过呢,现在我需要等待一群人,所以呢,你现在还是安全的”


听到他说的话,突然像是有什么东西噬咬着他的神经,真选...组,真选组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如此的熟悉,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看着冲田总悟,突然魇感到兴趣似的


像看好戏一样看着迷茫的冲田总悟,不厌其烦的开口道“啊,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害怕过呢,看来是以前适应这种生活吗,哈,看来你一点也不讨厌被锁住呢”越说越起劲“啊,让我想想,嗯....在这两年你,你想过白夜叉吗?”


“白...夜叉?”冲田总悟小声的呢喃


听到冲田总悟的声音,魇装作失望的摆了摆手“啊啊,看来真的什么都忘了呢”


“嗯....那你,记得神威吗?”魇突然俯下身,在冲田总悟的耳边小声的说到,说完便瞟过冲田总悟痛苦的脸


“神...威”不知为何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湛蓝的双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像近在眼前“神威....神威!!!”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


为什么,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就像被悲伤的洪流淹没了一样


巨大的痛苦冲刷着冲田总悟的心灵,意识逐渐远去,昏迷前,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魇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啊,看来打开记忆钥匙是神威啊,不愧是焰梅,看来你儿子为你弄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东西呢,嘛,虽说你不是就是一件不得了的东西啊.......”




“这里.....是怎么了”神乐看着满地苍夷的山谷,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看来是被烧毁了”银时紧皱眉头说到


“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新八说着,一丝冷汗划过脸颊



“是你吗?是你们干的?”一声阴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银时回头,瞬间起跳


孩子拳头砸向的地面已经裂开,眼里满是愤怒


好眼熟,这是银时三人与月对上脸时,脑海里蹦出的意识


“喂喂,小鬼,这可不是我做的哦,再说了哪有做了这种事的人还光明正大的等着主人家来找茬呢!”也是开玩笑似的,脑海里在寻找孩子的想关记忆,仔细的看向孩子


等等,这个相貌


“你是不是.....他的孩子”


说不出口,不知为何想起冲田总悟的名字,心里的愧疚感就像要溢出来似的


“你是谁!”月的语气在听到他们不是始作俑者时放缓了些,但仍然凌厉


“欸!你怎么长的这么像笨蛋老哥?”神乐突然插嘴道


月不禁愣了愣,接着说道“你是.....谁?”


话说完银时叹了叹气“嘛,不认识我们应该也正常吧,毕竟我们只见过小的吧”


听到这句话,月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你是白夜叉!”


“唉,为什么只知道这个称呼啊,算了”银时摇了摇手,突然又对月说“你个小鬼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是我的区域,我不在这里,那我要去哪里?”月气愤的翻了个白眼


“啊,也对,毕竟还是夜兔,不会太普通了”银时说完叹了口气“那你又是得罪了谁呢,果然你和你白痴老爸一样吧,总是得罪别人还一副不知所然的样子”


“不是,我.....”月突然感觉说不出话


不信任,冲田月并不信任他们,他无法说出他现在最急迫的事情,因为母亲的存在不能被任何人知晓,不能破坏母亲平稳安定的生活


银时斜着眼睛看着一言不发的月,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嗤笑一声


“嘛,看你这么着急,但又像是不想说的样子,真是令人讨厌呐”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幅烟雾缭绕的背影,看了看远方,又看了看孩子“你不想说也没办法了,银桑我可是很忙的啊”


“神乐,新八几,我们走!”说着三人就要动身


月握紧了手,纠结了一会


“等等,我说!”


银时在月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丝笑容,果然还是很像你啊,总一郎君


“母亲,母亲不见了!”月大声的说到


“什...什么嘛,我怎么没有听说神威还有其他人啊?”银时不禁愣了愣,打消了不自觉涌上来的奇怪的念头


月紧咬嘴唇一言不发,看着这样的月,银时不禁更加确信了心中奇怪的想法


“你母亲不会还....活着吧”


“难怪神威还一直坚持的找他”


“啊,原来是....这样吗,哈哈....哈”银时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


“什么,那个小混混还活着吗!”神乐吃惊的大叫着


“冲田先生真的还活着吗!”新八也不禁兴奋了起来


“啊,是呀,还活着”月艰难的说到


感觉到了月的悲伤,众人冷静下来,看着月


“你刚刚说什么,他不见了?”银时发问道“说说怎么回事吧,还有顺便说说为什么他会活下来,你又怎么找到他的吧”银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伤,但不知为何,他心中的内疚感依然不减,即便得知冲田总悟还活着的消息


“我是在两年前找到母亲的........”




另一边


“啊,快到名古屋了吧!”^^神威奔驰着,将阿伏兔远远地甩在身后


“啊,我说,团长,你慢一点吧”阿伏兔用力跟上神威“快到其他领域了,不用打个招呼吗?”


“?”^^


“啊啊,忘了你是个只知道吃饭和打架的白痴啊”阿伏兔挠了挠头,有些为难的开口到“这里可是你儿子的地盘啊,第十三师团,第十三师团啊!”


“........”^^神威没有说话,阿伏兔突然叹气,刚想要说些什么


“不用了,我们直接走就可以了”^^


“随你吧”阿伏兔不再说话,默默的跟在神威身后


神威不知道的是,他的这次擦肩而过而造成的误会,在将来,将他带到了悔恨的深渊.....



名古屋,雁塔

“欸~这里就是名古屋吗,感觉和江户一样啊!”^^神威像小孩子一样的兴奋道


“嘛,毕竟也是这个国家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吧,区别应该还是有的”阿伏兔指了指前方的高塔“就是那了,你要上去吧”确定的陈述句


“啊,是呀,看看他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感兴趣”神威睁开眼睛,周身溢出些杀气


“喂喂,别这个表情啊,毕竟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吧!”阿伏兔说完,便只身上前跟着神威走去



塔内

“所以,第三师团团长,到底是有什么事呢,能让我感兴趣!”^^神威站在门前,停了下来


屋内的人没有动静,下一秒,神威用力的踹开了门


“啧,果然父子一个样”千狐夜殊放下茶杯,转头看向神威“我能有什么事能让提督大人感兴趣呢”说着拿出另一个茶杯,灌满茶,递向神威


“哦~看来你....嗯!”神威突然猛地睁开眼睛,注意到了缠绕在千狐夜殊手腕上的红绳,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红绳,不是自己的那一条!


“哪来的!”神威看向红绳发问道


“哦,什么时候提督大人管这些事了?”千狐夜殊调笑道


“这不是你的!”神威语气带有一丝微怒


这根红绳如此的熟悉,自己亲手编织的礼物,不管是款式还是形式,望一眼就能认出来!


“欸~”千狐夜殊故意的抚了抚手上的红绳“这个是刚刚从一个嚣张到不知死活的小鬼身上弄来的,觉得不错就收了,怎么,提督大人也感兴趣吗,真不凑巧,我也很喜欢呢”


“你废话真多呢”神威说完,便踢向千狐夜殊,抓夺红绳


千狐夜殊一个转身,跳到外面


“嘛,先听我说完吧,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千狐夜殊笑着说道,啊,果然这个是最重要的吧,神威,看来你的弱点很明显了啊


神威不再动手,等待着千狐夜殊的下文


“她在哪?”千狐夜殊语气突然冷了下来,狠狠的瞪向神威


“啊拉,我还以为你会问什么呢,她在哪,还能在哪呢”^^神威看向千狐夜殊“你难道会不知道吗”


“放她出来!春雨没有资格关押她!她既不是敌人也不是叛徒!”千狐夜殊不知为何有些控制不住愤怒


“不是哦,因为她违背了我的命令!”神威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再说了,这可是她自愿的哦,为了她那无聊的赌约”


神威伸手“你可以去看她,她愿不愿意和你出来,就看你自己了,好了,现在可以把那个东西交了出来吧!”


“嘁!”千狐夜殊说完,便将手上的红绳取下,扔向神威,转头对身后的夜凝说道“走,去总部!”


“等等”^^神威拦下刚要出门的千狐夜殊,转过身


“他,在哪”


“哦”千狐夜殊像是想到了什么,恶劣的笑着“忘了提醒你了,根据最近的消息,他被带走了哦,被奈落”


“你故意的?”神威睁大了双眼,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啊,你说呢”千狐夜殊笑道,但语气满是讽刺“反正,在你眼里我们就是这么恶心吧,哼!”


“总有一天,你们兄妹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上!”


千狐夜殊在神威动手之前,便和夜凝离开了房间,只留下盛怒的神威


“阿伏兔!”神威逐渐握紧手中的红绳,手指泛白


一直在房外的阿伏兔听到了房里的谈话后就知道神威要行动了


“嗨嗨,在呢!”语气虽是漫不经心,却带着些严肃


“去一趟晋助的地点吧”^^,在阿伏兔离开之前又像是想起了什么


“还有”^^神威笑道很灿烂,一时间连阿伏兔都分不清到底是愤怒还是什么


“找出奈落的隐藏地点”^^说完转过身,像是开玩笑似的“啊,去好好的玩一场吧!”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