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钱买娃

我喜欢墨香铜臭!

(威冲银高)无法丢弃,无法逃离

马上还有30多天就要高考了,所以肯定会停更一段时间,期待我的回归吧,祝我高考好运(其实就是自己祝自己而已的说^^)

Chapter(8)

夜晚


总悟在一片混乱中醒来


“哎呀呀,醒了!他醒了!”


“醒了,醒了!”周围的声音很吵


总悟睁开眼睛,不由得吃惊———为什么村里的人会在这里!


看着眼前慈爱的老人,总悟不禁喃喃道“婆..婆婆”


有像是想到什么,总悟突然立起身,说到“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嘛,你先冷静下来吧”婆婆轻抚总悟的后背“村子被毁了,我们是被抓过来的”


“什么!村子被毁了!”冲田总悟忍不住的愤怒


像是察觉到了总悟的情感变化,婆婆连忙说道“没关系的,村子毁了,还是可以重建的,只要人没事就好了!”


总悟闻言轻呼了一口气,但是总感觉不对劲


“为什么要把我们作为人质呢,到底要干什么啊”总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总之,要想办法逃出去再说!”


他站起身,环顾了四周的环境,还好,不算是密室,一扇窗,一扇门,门后一定有人守卫,窗户在可达到范围内,试着沿着墙,寻找合适的突破口


摸了摸腰上的佩刀,还好,刀还在


“婆婆,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你们过来听我说!”冲田总悟看着那扇窗户,向老人招手


“你听我说.....”



总悟一脚踢开门


“!”


啊啊,果然门口有守卫啊


砍倒两个最近的之后,朝着右边的走廊跑去,


“快!快!别让那小子跑了!不然大人会怪罪下来的”


身后的追兵越来越多了


“哼,渣滓们”来吧,都把注意力放在我这吧,这个时间,看来婆婆那里应该可以了吧



“这是怎么回事!”魇看着空无一人的囚室,阴狠的说到,顺手杀死了身旁的守卫


“我们,我们不知道,刚刚那个小子逃走后我们就把人手派去抓他了”身旁的侍卫看着如此情形,吓得颤抖的跪在地上


“好,很好,冲田总悟,那就全算在你的头上吧!”眼里闪过一丝狠厉“下令,不用去追他了,我亲自来!”


“是”手下们颤颤的退下了



在楼道上拼命奔走的冲田总悟奇怪的意识道,怎么没有追兵了?


难道......不好,必须先去看看


脚步逐渐放缓


“!”快速出剑,挡住突袭的羽毛


“切,还是被发现了吗”冲田总悟紧握住刀柄,处于紧张的备战状态


“呵呵,不错嘛,竟然让他们都跑了,哎呀,这该怎么办呢,人质除了你都跑了啊!”魇似笑非笑的看着冲田总悟


“你这宇宙恶棍,犯个罪,还需要人质吗,看来,即便是你这种十恶不赦的混蛋,也有会怕的人吗!”冲田总悟嘲讽道


“宇宙恶棍?混蛋?我还没有对你做那些事吧,话说,这么亲密的称呼,送给我,你的男人会同意吗?”


“真是的,从一开始也是这样,从头到尾听不懂你在讲什么,我可是男人,哪来的我的男人,你脑袋秀逗了吗”扯起嘴角恶劣的一笑


“嘛,现在对你说什么,你也不信吧”说完看似无奈的摆了摆手,看着冲田总悟一言不发


“.......”切,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气氛是一片诡异的寂静


“啊,我想好了,既然你把人质放跑了,那就你来吧”突然脸色狰狞的笑道“本来想杀几个的,但是又不能杀了你,这样吧,那就拿你的一只手来当利息吧!”


“看你本事喽,混蛋!”说完,后退一步,朝着楼道向上跑去




“你确定是这吗?”银时看着废弃的建筑物...们


“我怎么知道是哪一栋啊,我体内继承他的血太少了”月焦急的说到


神乐默默的看着月,不知为何会想起从前神威照顾母亲的样子,啊,那个时候应该也是这个表情吧,无力的悔恨和焦虑,那个时候,又想找回小混混时的表情,会不会也是这样?低下头,切,就算你想要丢掉,到头来还不是深陷其中


神乐抬起头,搭上月的肩“放心吧,他可不会就这么死掉,他可是还要揍我那个笨蛋老哥的呢”


月抬头看着神乐,刚有一丝感动浮上心头,便被神乐的下一句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嘛,还没看到税金小偷相夫教子这么‘美好’的一面,绝对不会让他死的!话说没看到OO的场面,我可是很想听一听抖S混蛋OO时的00声呢.....”还未说完,两眼亮着星星


月默默的闭上嘴,不想理睬这个老不正经的所谓的姑姑,跟上银时的步伐,走去


“喂喂,我还没说完呢”神乐在后边大叫着


“嘛,够了吧,卡古拉酱,这么限制级的画面,不能让小孩子知道吧!”新八一脸正经的说到


“哦,可是一脸鼻血的眼镜没资格这样说吧!”神乐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新八“就以为是这样你才永远成为不了新一几啊”


“喂,说什么哪,我可是新八几”新八赶忙的用衣袖抹了抹脸


没有理会后面的打闹声,两人继续前进着


“这里!”月停下脚步,看着前方最高的废弃建筑


“怎么了!”银时紧绷着身体,紧张的问道


“这里的感应是最强的,快!我们上去看看!”月匆忙的向前跑去


“不,来不及了!”银时抬头看去,一滴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


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母...母亲!”


在最高顶上,冲田总悟和魇在战斗


“阿月!”


月转头,看到的是婆婆带着一群村民从高楼中涌出


“你们没事吧!”月担心的冲到老人面前,稳稳扶住她


“没事,你们快去就总悟!”婆婆推开月,催促道


“好,那你们....”月有些不放心道


“我们没事,后面不知为什么,没有追兵再接着追我们了,所以快去吧!”婆婆靠在旁边的一位村民身上,朝他摇了摇手


“这里就交给我们吧!”神乐拍了拍他的肩


“是啊,你去就你母亲吧!”新八自信的说到


“好”月转头“白夜....?”


月看着已经不见了的人,便知道白夜叉已经进去了


“切,比我还心急的家伙!”说完便也冲了进去




“不错嘛,区区一个人类,尽然能够抵挡我这么久!我的兴趣都要被你给带动了!”魇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冲田总悟“不过,看样子你也快不行了吧”


“你这个怪物!”冲田总悟半跪在地上,手紧握支撑自己的刀


“唉~都说了,你到底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暧昧的笑道“即便是我的话,对比起来第一种族夜兔,还是说不上怪物的”慢慢的靠近总悟“说到底,你也得感谢我吧,不是死在这里,说不定被找到了,可能就是死在床上呢”残酷的笑着,弯下腰,贴近冲田总悟的耳边,像是小孩子一样说着秘密“还是一个男人的身下呢”


立起身,俯视着冲田总悟“这里好歹也算是战场吧,安心吧,不会杀死你的,但是作为代价,我可是只要你的一只手就可以了”


“哈....哈”可恶,难道今天真的要在这里栽了吗!不行!


颤抖的双手握紧刀柄,挡下将砍向自己的武器,却被一脚踢了出去


“欸,还有力气抵抗吗?”说着走向倒下的冲田总悟,用力踩上他的右手,迫使他松开武器


“啊!”可恶,肯定都要碎了,照这个力度!


“现在总没力气反抗了吧!”说完捡起脚边的刀“用你自己的刀砍掉你自己握刀的手,开心吗,这可是优惠呐”


冲田总悟闭上眼睛,不再理会魇的话语


“啊,就这样绝望了吗,那就满足你吧!”说完朝着脚下踩着的手臂挥去



“啪”手中的刀被震飞,身后是一片混乱,尘土飞扬中那是一个男人的身影


“我说等等啊,你耳聋了吗?”银时慢慢悠悠的走出来


“啊,我说谁呢,原来是你啊”魇皱着眉头“呵,看来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都来了啊”魇看着从银时身后走出来的月,嘴角冷笑道“看来,这场交易又不行了,不过.....”


魇抓起无力的冲田总悟的额发,“嘶!”似乎是牵扯到了总悟的伤口,魇舔舐着冲田总悟的脸颊“既然失败,他就没有用处了哦”说完将他扔了下去


“mama!!”月冲上去想要拉住他


然而不行,还差一些距离,还差一点点!


看着自己的母亲逐渐下坠,月的眼神逐渐因绝望失去焦点


一只手搭上自己的肩,深沉的身音,却那么的安心


“你去对付那个变态大叔吧,你母亲交给我了!”银白色的身影也同时坠落而下


“银时....叔叔”月呢喃道


“嘛,你这小鬼,也只会在这个时候可爱一点吗”


月一个转身挡住来自魇的攻击,邪魅的笑道“知道动夜兔东西的后果吗?啊,今天你就见识一下吧!”说完向魇冲去


银时环住总悟的身体,就像母鸟对自己的雏鸟一样


“你...是谁?”睁开眼睛的冲田问道,为什么如此的熟悉


“我啊,我是你最好的同伴吧!”银时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找了一个随口的答案


冲田总悟双手环住银时的腰身


“啊!你干嘛呢!”银时尴尬的脸红了


“换个姿势,这样舒服些”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的气息自己很喜欢,曾经...?


“我们可是还在下坠呢!我可不想就这样死了啊”银时无奈道


“反正你有办法吧”冲田总悟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感觉从心底的信任这个人,总感觉,只要是他,就一点会做到


“唉”半空中的银时叹了口气




赶来的神威和高杉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嘛,看来我们错过了一场好戏呢”^^


“你不生气?”高杉转过头看向神威,此时的神威睁开眼睛,眼神幽深,赤裸裸的盯着那抹相交的背影,啊,果然生气了


“那么,要我先去帮你吗”高杉晋助卷起嘴角“的确,很久没见到了呢”


“收起你那一套吧”平常看似嬉笑的神威嘲讽道


“难道你告诉我,不是为了这个目的?”高杉冷笑道“被甩了的人没资格对我说三道四的吧”


“你不也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恢复原来表情的神威看向他“自己都抓不住自己男人的心”


“神威,别逼我动手!”高杉阴狠的说道


“嘛,虽然我是很想和你打一架,但不是现在哦”^^


“切”高杉晋助甩了甩衣袖“万齐,我们走!”


“好的,高杉大人”身后的万齐指挥着不远处的鬼兵队


“你们春雨在你这个白痴提督下可真乱!”高杉冷笑


“嘛,都是一群不中用的废物而已”^^


高杉不再理睬神威,跳下废弃的矮楼,走向那银白的身影


而神威依然在远处看着,眼神笑得灿烂,眼底却是酝酿着即将到来的风暴......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