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钱买娃

我喜欢墨香铜臭!

(威冲银高)困兽与囚笼

楔子

“你知道什么是无尽的孤独吗,银时”全身伤痕的虚温柔的笑着看向银时,但却让人感受不到温暖


这里是战场,周边全是尸体,筋疲力尽的人们,丧失的原本强悍的战斗力


银时看着抚着伤口的同伴们,抬头对上虚的目光


“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只有你这种怪物,才明白吧!”银时握紧手中的长刀,向虚冲去“如果这么孤独的话,那就让我来给你解脱吧!”


“住手!”


“住手!”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桂小太郎和高杉晋助挡在虚的身前


“为什么....”银时猛地停住脚步,不禁发问


“我说过吧,不会再让你再次斩杀老师的”桂坚定是说


“真是的,你又想独自承担吗,你把我们当什么了?以为我们都是辰马那种不着边际的笨蛋吗?”


“喂,我明明在这里好吗!”辰马在远处呼喊


高杉晋助艰难的立起身“这次我们一起承担!再也不用一个人了”


闻言,银时竟有了热泪盈眶的冲动,原来...他还没有失去吗


说完,远处的辰马开枪射击,高杉和桂同时挥刀


“是吗,原来这就是你的答案啊”虚温柔的看向所有人,又好似不是看向任何人“那么,就感受着无尽的孤独吧,你们....所有人”


“等等!”银时像是明白了什么,大叫着


但为时已晚,一瞬间,虚的身体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更像是将力量融入在场的人们


“放心......我一定还会取回来的,到时候....你们还会这样选择吗?我很期待啊”


“可恶!”银时痛恨的说道“这回是真的成了不老不死了,呵!”


高杉搭上银时的肩膀,像是安慰一样,却又默不作声


恍惚之间,银时像是听到了细微的语言


“这有什么不好吗,你我之间的决斗可是要分出个胜负啊”看了看天空,抬头说道“可别在我杀死你之前就死了,嘛,不过也不用担心了,反正你不会死”


“啊,是啊,看来我们的路还长着呢!”银时站起身,认真的看向高杉


笑容在一片曙光中绽开



另一边真选组


“啊,看来又要和土方先生待这么久了,真让人不快!”总悟啧了啧嘴,顺势擦了擦嘴角的血液


“喂,应该抱怨的是我吧,有你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身边”土方不知为何一碰到总悟的挑衅,冷静的外表就会被打破


“嘛嘛,你们就消停一会儿吧,大家一直在一起不是很好吗”近藤依然扮演着和事老的角色


“也是,暗杀土方先生,顺便S一下,取得副长的位置时间就多了呢”总悟突然转头恶劣的笑着


“啊啊啊!近藤桑,绝对会有生命危险的吧!”土方猛地抓着头发大叫着


“嘛嘛,真是的,总悟你也消停会吧”近藤夹在两人中间,极力劝说着


真选组又是热闹的一天。山崎在本子上默默记录着



比起真选组这边的热闹,第七师团这边可以说是相当的冷清


“啧,团长,你还要看多久啊”阿伏兔无奈的看着一直盯着那个真选组的小鬼的团长,一开始还以为在看那个白发武士,果然我还是太天真了吗,叹气道“是想和他约架吗,这样的话,说一声不就好了,反正那小子也是个暴力狂”


“不是哦”^^神威微笑着,眼睛看向冲田总悟“他能让我产生比约架更狂躁的冲动哦,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到底什么意思啊,我有没有.....”突然阿伏兔像是醒悟过来,紧张的看着神威“等等,团长,你不会是想要....”


未等阿伏兔说完,神威便抢在他前面说到


“嘛,反正总有一天就是的了,现在看来,还不行啊”^^神威转过头,对阿伏兔说“我们走吧!”


身后的阿伏兔一脸呆愣的表情“团长你别再吓我了,老人家的心脏真的不好啊”


“不走吗?”神威像是没听到阿伏兔的话,不耐烦的催促道


“唉!好的,来了来了”阿伏兔便转身跟上神威,离去


像是感应到了神威的露骨的目光,冲田总悟看向第七师团




“总悟怎么了嘛?”近藤顺着总悟的目光看去“哦。那个是第七师团,听说团长还是万事屋那个女孩的哥哥呢”


“我知道”总悟淡淡的说到


“嗯?你怎么知道!”土方惊奇的问道


“啊,那个,我和那个混蛋打过一架”总悟无所谓的说道


“什么,那么一个危险的人物,你没受伤吧!”近藤激动的抱住总悟,检查他的周身


“没有啦,虽然受了点伤,但是那家伙也吃了亏啊,呵!”总悟冷笑道“不过土方先生还是担心自己吧”


“啧,你.....”


真选组又陷入一片混乱



不知为什么,神威总是给冲田总悟带来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冲田总悟选择了刻意的回避这个问题


啊,总感觉属于我的东西,不管怎样都会回到我的手中,这事离去的神威心中的预感


两人的背影开始交织,两人的命运轨迹开始重叠,当一切的一切发生之时,谁又会想到自己的命运在未来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