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钱买娃

我喜欢墨香铜臭!

(威冲)困兽与囚笼

Chapter(8)


“阿勒,看来你今天很听话嘛,竟然没给我打闹一下”神威笑着盯着床下因锁链而无法自由的总悟


“唉,亏我今天开会的时候想了这么多惩罚你的办法呢”说完,眼尖的看到了镣铐处磨破皮的皮肤,冷笑了声


“看来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啊”


冲田总悟一股股火气憋在心里,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便被神威单手掐住脖颈,手腕被另一只手卡住


“你干什么!”


一时间房间里弥漫着浓烈的硝烟味


神威死死的盯着总悟的眼睛,突然嗤笑一声


“没什么,只是奉告你一句,别想要逃跑,想法也最好不要有”说完松开通红的手腕,握住被锁住的脚踝,紧握住伤处,像是逼问一样“知道吗?”


“嘁!”总悟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令人不适的禁锢“你以为谁会受你的摆布啊!混蛋,你还是去死比较好!”


说完,总悟就意识到糟糕了,有些小后悔,刚刚怒火上膛,完全没顾后果的说了一大堆,要是这个混蛋又受了刺激,再来那么一次,绝对会死在他的手里的,可恶,他可不想以后历史上写他这个幕府的走狗得到永生的能力却死在一个男人的身下!!


感受到了总悟的挣扎越来越小,神威不悦的眯起了眼睛


舔舐着身下人柔嫩的耳垂,不出所料的颤抖了起来


啊,看来第一次对他的影响很大呢


“欸~为什么会抖的这么厉害呢?”亲了亲总悟的眼睛“你是害怕了吗?”


明显的挑衅和侮辱


总悟终于爆发,完全不在计较后果,没有刀具在身边,依然对着神威拳打脚踢,然而对于神威这些攻击完全像是棉花一样,有声却无力


“别动!”神威重新扣住总悟“都叫你别动了!”


说着,手握上总悟的脚踝,打开了镣铐


“啧!麻烦死了”


打开上回留下的医疗箱,拿出纱布和创伤膏,可能因为是第一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还要控制住总悟的行动只有一只手,所以有点笨手笨脚


两只脚踝都缠上了厚厚的纱布后,又重新锁好


重新回头,对上了总悟那双愤怒而又疑惑的眼睛


轻笑一声,凑近总悟的耳旁


“真想狠狠的上你啊,想听你疼痛却又极力想忍住的呻吟声,想看你充满欲望的脸,想听你在我身下哭泣的声音,当然模样更想看了.....”


“够了!!”胸中怒火中烧,但又不得不担心,神威说着说着忍不住来真的


神威盯着总悟的脸看了一会儿,又笑着起身,走向门口


“你的脸很好看”转头又说道“这周我不会回来,但是如果你逃跑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啊,你的脸更好看!”可恶,你这个变态!


“啊,是吗,小总的夸奖我很高兴呢!”说完顺手关上了门


“不准这么叫我,变态!”


可恶,一定要想办法联系上旦那或者真选组


不然,真的可能就要一辈子都逃脱不了这座牢笼了!




“他失踪了!”土方打开登势店里的们时,正看到银时喝着酒,林酊大醉


“我知道了,一个个都来说一遍,你们烦不烦啊!”银时说完又倒上了一杯酒


“混蛋!”土方抓起银时的衣领“就是因为你,你知道吗!”


银时不再说话


“嘁”看着不再说话的银时,土方放缓了语气“你到底要他干了什么事啊!”


“不会的,他不会失踪的!”怎么可能是他干的!一定不是他干的吧,为什么!明明说好的,明明约定过的,他不会再做这样的事!!“绝对不是因为我要他干的那件事!”


发疯似的推开土方,土方正想冲上去揍对方一拳,以便让他清醒的时候,突然间愣住了


那是孤兽的眼神,如此孤独,如此失望.....绝望?


“嘁”土方扔掉手中的烟,顺便踩了两脚,保证烟灭了,无奈的坐在沙发上


室内充满着无声的悲鸣,无论是银时还是土方


突然土方打破了沉默


“你知道的吧,他一直爱慕着你,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理解他这样的感情,但是”土方看向银时“我感觉,你知道的,你感受到了的!”


沉默之后又是诡异的氛围


像是逃避似的,银时摇着头,又像是酒精的作用


“不,不.....不,我不知道!”


土方猛地从沙发上蹦起“可恶!你这个.....”


又像是理解了什么,突然不再说话,静默了几秒后转身离开了


啊,我有什么资格责怪你呢,因为我全看在眼里,却默不作声,相比你这个当局者,其实,我才是最可恶的,我才是真正害了他的



“银酱,没事吧”神乐担心的问了问


“没事的,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找找,一定能够找到的!”新八几同样担心的劝说道


抹了抹脸,让自己清醒一下,银时像是下定决心


“啊,我们去把总一郎君找回来吧”


因为我一定要知道他的答案啊!





评论

热度(20)